夏忠惠:优秀女村医的47年从医路

2018年10月25日 14:48  来源:女性之声

从上世纪70年代初当赤脚医生的那天起,夏忠惠用学到的医学知识,满腔热情地为当地各族群众防病治病,倾其所能为群众办好事,回报乡亲们对她的养育之恩……她经常对村民和子女们说:“赛比墩村养育了我,我愿一生服务于这块土地上。”

47年来,夏忠惠履行着自己的承诺,她用自己平凡而朴实的实际行动谱写了一曲曲感人的事迹。夏忠惠从医40多年,诊治患者60余万人次,为贫困群众垫付医疗费和农资、煤、粮款28万余元。无论是在田间地头还是在家庭院落,人们都亲切地称她为“夏医生”。她曾荣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助人为乐模范、优秀共产党员、民族团结模范个人、新疆十大杰出母亲等荣誉。

夏忠惠和村民们在一起

“赛比墩村养育了我”

夏忠惠所在的赛比墩村距离拜城县10公里左右,村里1300多人几乎全是维吾尔族。初到赛比墩村时,无法和村民沟通,令还是孩子的夏忠惠寸步难行。

1964年12月,年仅13岁的夏忠惠,从四川老家孤身一人来到拜城县康其乡赛比墩村。腊月的拜城早已天寒地冻,一件单衣,一间简陋破旧的土房子,是她拥有的一切。村民吾斯满·依不拉音看到瑟瑟发抖的夏忠惠,毅然将这个可怜的汉族小女孩领到家中,把家里仅有的一个干馕分了一半给她,并给了她一件“白天当衣,晚上当被”的羊皮袄。此后,夏忠惠便吃起了百家饭,穿起了百家衣,在村民们的关心照顾下成长。

1971年,通过自己的努力,夏忠惠在赛比墩村当起了赤脚医生。那时候,村里只有一个医生,没有卫生室,夏忠惠只能上门为村民看病,一个月的收入只有13元。

“我每天背着一个药箱,穿着白大褂穿梭在各家各户,出诊就靠两条腿走,鞋子不知道走坏多少双;后来有了自行车,条件稍微好些了,自行车也不知被我骑坏了多少辆。”夏忠惠回忆道:“由于医疗条件有限,电话也没有像现在这样普及,谁家有人生病了,只能通过村里的大喇叭叫我,我听到后就背上药箱赶去看病,药箱里装的只是能治感冒、发烧等常见病的药品。过去,受医疗卫生条件限制,村里人看病真是不容易。”

乡村医疗条件越来越好

2008年,经过专业培训,夏忠惠获得了乡村医生资格证,月收入也提高到1140元。赛比墩村的医疗卫生条件也渐渐好起来,村卫生室终于从用了30多年的一间石头房搬进了砖木结构的房子。在新的村卫生室里,夏忠惠不仅为村民解决头疼脑热问题,也逐渐接受了家庭随访、慢性病管理等公共卫生服务的系统培训和学习。

今非昔比,“现在,村里简易的卫生室已经变成了卫生计生服务中心,诊断室、观察室、药房都是按标准化卫生室的要求分开设置的,村里人看病更方便了,硬件的提升带来的是更好地为大家提供服务。”夏忠惠很激动。

提起改革开放40年来卫生计生方面的变化,夏忠惠很感慨:“从马背上颠簸的‘赤脚医生’到接受高等教育的专业医疗人才,从血压计、听诊器、体温表‘老三件’到高精尖大型诊疗仪器的普及,从破旧、低矮的平房到设施齐备的高楼,在一点一滴的变化中,各族群众也共享了改革发展的成果。”

夏忠惠给村民们看病

对村医这个职业倾注了深厚感情

盛夏时节,有着“油菜之乡”美誉的新疆拜城县油菜丰收在望,本应是病人最少的季节,但在赛比墩村“医院”内,夏忠惠却未停下忙碌的身影。她坐在拜城县康其乡赛比墩村卫生计生服务室,不时接待着前来咨询、取药的村民。虽然已经退休了,但她还是时常来到配套齐全的村卫生计生服务室里,为村民发挥余热。她对赛比墩村的村民、对村医这个职业倾注了深厚的感情。

赛比墩村卫生室虽然仅有70平方米,但远近村民都习惯称它为“医院”。走进室内,略显瘦小的夏忠惠正用带有川音的维吾尔语,不停地向病人嘱咐着用药剂量。

治疗室内,邻村骑车摔伤的莫达来甫·阿木提正在等待夏忠惠医生给他输液,“我的亲友都说有病一定要去医院找夏医生”。夏忠惠听后笑着说:“我不过是一个乡村医生,哪有大医院医生的本事。赛比墩村养育了我,乡亲们的信任是我的福分。”

今年68岁的村民吐尼沙汗·吐尔地是夏忠惠当“赤脚医生”时有深刻印象的一个患者。1997年,吐尼沙汗患上了癫痫病,一次突然晕倒在家中,浑身抽搐,不省人事,老伴吓得直往后退。夏忠惠闻讯赶来抢救,靠着“掐人中”这样的土办法,让吐尼沙汗缓了过来。往后的日子里,正是夏忠惠的及时抢救,吐尼沙汗4次死里逃生。

民族村里的汉族“女儿”

“阿布拉江患有骨结核;吾斯满老人患有肺气肿、高血压;托乎提·尼亚孜妻子患有头痛病……”夏忠惠对赛比墩村里患病人群了如指掌。赛比墩村民居住比较分散,经常是一天转下来就要走二三十公里的路。不论在家里还是地头,只要听到呼唤夏医生,她蹬上自行车就会在第一时间赶到。

夏忠惠侍候身患痢疾的迪丽亚尔·吐尔洪老大娘,天天为她擦澡洗衣,不见厌烦;不顾一切,为依迪力斯·买买提做人工呼吸,抢救病人;受家长嘱托,接收从大医院推出来的脑膜炎患者吐逊古丽·库尔班,精心治疗,病人奇迹般痊愈,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……

今年4月,阿曼古丽·吐尼亚孜电话里哭着请夏忠惠医生帮忙,原来阿曼古丽两岁半的女儿全身三分之二被开水烫伤。得知情况后,夏忠惠立即上门为孩子查看病情。“看着孩子的伤,我都快哭了。”她说。

两个月来,夏忠惠每天前往阿曼古丽家里,为孩子换药,免费治疗。在她的悉心照顾下,孩子逐渐康复。

“夏医生不仅技术高,责任心更强。村里有这样的好医生我们就有了依托。”村民阿吉然木·阿依拜说。

在夏忠惠的眼里,病人再小的事情都是大事:为村民看病从不分白天黑夜,只要病人需要,她都是随叫随到;给病人配药、治疗大部分都是她自己垫资。尼牙孜汗·毛尼牙孜1600元,吐地·吾斯曼3000元,沙吾提·尼鲁克300元……一张张白条上的文字虽然简单,但却凝聚着夏忠惠对乡亲们浓浓的亲情。

村民们说:“近10年来,夏忠惠给村民的捐款捐物和免收医药费就不下10万元。”许多人对此不理解,可夏忠惠说:“我是赛比墩的女儿,各民族乡亲们都是我的亲人。正因为他们,才有了现在的我。”

正午时分,刚给病人换完药,夏忠惠背起了那沉甸甸的药箱在乡路上渐行渐远,身后的油菜花闪烁着点点金黄。

来源:新华社 《新疆经济报》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妇联宣传部